森深

我且歌来我且醉,我亦逍遥亦无畏

【周翔】时间之门(一)

灵感来自南北组《时间之门,借用了一些里面的设定,一直想写一个与无限轮回有关的故事,部分细节参考小圆脸和石头门(强烈推荐这两部动画)

世界观的构成来自克苏鲁神话

多cp ,副cp喻黄喻

第一人称慎

==============================================

这正是,人类感情的极致,比希望更炽热,比绝望更深邃——这就是爱。

 

楔子    时间海(上)

 

这是,在哪里?

全身都好痛,像是骨头被全部碾断了一样。

我努力睁开眼睛,却发现周围尽是灰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我怀疑我的视力出了问题,于是忍着剧痛揉了揉眼睛。

还是灰蒙蒙的一片,和原来一样,看来这个地方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

正当我感到困惑的时候,有人出现了。他们穿着奇怪的白色长袍,上面绣着纹路繁多到令人分辨不清究竟是何物的图腾,走在前面的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类似齿轮的东西。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他们,此时先挑了个最重要的:“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恭喜你成为第666任时间的守门人,你将获得无尽的时间和永恒的生命。”金色头发的青年笑着回答了我的问题,虽然他的声音听起来机械又冰冷。

“守门人?”

“是的,你的职责就是负责看守时间之门。”

“时间之门,这又是什么?”

“喏,你背后的那些门,就是时间之门。”他伸手向我后面一指。

我转过身来,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了。天哪,什么时候那些灰蒙蒙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悬浮在空中的巨大螺旋组,无数形状各异的螺旋形的塔纠缠在一起,上面充满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彩色门扉,每一扇门都有着不同的颜色,那大约就是所谓的“时间之门”了吧,在那些白色尖塔的中心处还立着一面巨大的时钟,时钟的钟面上画着一些令人困惑的象形文字,而它上面那四只指针的运动方式与这世界上已知的任何计时体系都不尽相同。所有的一切构成了一副诡异而又绮丽的画面。

那冰冷的声音如同鬼魅般再次响起:“密斯斯蒂尔是个从不感到满足的人,他总是抱怨着身边的一切,包括时间。但他同时又是一个十分幸运的人,因为他找到了唯一一把可以通往希柏里纳的钥匙,每当他沉睡入梦,便可以去往那里,在那里他随意操纵日月的更替,时间的流逝,他可以通过时间之门修改任何人的命运。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他能感觉到这种惬意的自由正悄悄地溜走,直到某日他终于被关在了门外。强烈而炽热的欲望灼烧尽了他的意识,他已经无法再存活于世,便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里就是神话中的希柏里纳,时间的王国,我们又称它为‘时间海’。”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那种全身性的剧痛突然消失了,我整个人感到前所未有的轻快,难道我真的来到了那个神话中的世界?

“吾乃时间的守序者,为了维护时空的平衡与秩序而存在于此。他给了我一个真诚的拥抱,又举起齿轮样的东西扫过我的头顶,“我叫黄少天,欢迎你,我的伙伴,希望你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守门人。”

远处的钟声响起,一阵刺眼的光将我包围起来,我着急地问:“这是什么?”

“不用怕,我的朋友,这只是一个仪式罢了。”

等光完全消散,仪式也就完成了,而黄少天他们也要和我告别了。

“你还会来吗?”

“那是当然,我的伙伴,只要你有所需要,就在心里呼唤我吧,那样我就会出现。”

然后他们便一前一后地离开了,直到完全消失。整个世界安静得可怕,只剩下我的呼吸声,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不过是我的幻想罢了。

我开始了身为时间的守门人的生活。这份工作既枯燥又无聊,期间黄少天断断续续来过几回,每次来都会陪我闲聊一会儿。

我渐渐习惯了他机械式的声音。我发现他其实并不如我所想是一个少言寡语的人,相反,他是个名副其实的话唠。他给我介绍我的工作,为了让我更为清楚他甚至举了将近一千个例子,从天亮一直讲到天黑,都还没讲完。

我嫌他聒噪,总是敷衍地听着,但我一个人又实在是太寂寞了,所以我又不得不听他讲话。

“那个总是温柔地傻笑的人呢,他今天怎么没来?”我随口说道。

“唉,你是说文州吗?”他明显愣了一下。

“是啊,他不是一向和你形影不离的吗?说起来你好像都没介绍过他。”

“哈哈哈哈哈 对哦,我都忘了,还好你提醒我。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叫喻文州,和我一样也是守序者,我们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了,今天刚好轮到他去巡查,所以没来。”黄少天一谈起这个,仿佛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又开始滔滔不绝起来,迫不及待地向我介绍他们两人深厚的友谊。

呵呵,似乎干了件蠢事啊,看来今天又要在这里坐很久了。

又过了很久很久,在这里,不管过去多久,都丝毫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只有重复的天亮和天黑。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静,根本没有发生任何事,我甚至无聊到开始怀疑起黄少天所说的时间动乱究竟存不存在。

直到一日,我正发呆地盯着时间之门,突然发现居然有一扇门被打开了。从门里面钻出一个浑身是血的人,那个人一见到门被打开,激动地尖叫起来,连忙向门外爬去,他的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同样的人。

我正好奇着,黄少天却出现了,他的脸色相当冷漠,甚至还有些难看:“还记得,你的职责是什么吗?为什么还不去阻止他们?”

我顿时想起了什么,立刻向他们所在的地方跑去,时间螺旋上面的路极窄又极陡,很是难爬,更何况那些人似乎杀红了眼,简直像是不要命一样拼命往下跑,我跟他们打了起来。想我应该还有点身手,但是面对一群不要命的人的围攻,还是有些力不从心。突然间所有的时间螺旋都开始无规则地晃动起来,愈来愈猛烈,我往下一看,发现黄少天不知什么时候又举起了那个齿轮样的东西。

整个空间开始加速扭曲起来,无数的光点变成了一个个戴着诡异面具的彩色小人,他们咯咯咯咯地笑着,唱着奇怪调子的歌谣:

于是星与日永远不醒,
   光线也没有任何改变,
    没有水的声音波动,
   没有任何声响与光线,
   没有冬叶春叶的点缀,
   没有白昼和白昼的一切,
   只有永久的睡,
   在永久的夜间。

他们用黑色的长矛刺穿了所有人的身体,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和我厮打在一起的人显然被吓傻了,攥着我的衣领死也不肯松手,我就这样被他拽了下去,坠向黑暗之中。

当我再次醒来时,整个世界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还是一样的寂静,一样的杳无声息,什么都没有改变。

可我的身体却仿佛留下了什么后遗症,我开始莫名的头痛,甚至脑海里还会出现许多奇奇怪怪的画面,随着头痛的加剧那些画面开始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对此我感到非常地困扰,它几乎影响了我的正常作息。

天黑了,这里的夜晚没有星星月亮,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我往常都是在无聊的数羊中睡去,然而最近接连几日的头痛让我的困意也渐渐消弭殆尽,我不知该做什么,于是漫无目的地走着。

约莫走了很久,前方的黑暗中竟然出现了一个明亮的缺口,我连忙跑上前去想看个究竟。出现在我面前的居然是一棵枝繁叶茂的巨型橄榄树,巨树的枝干向天穹处无限伸展,仿佛支撑起了整个世界似的。这里竟还有植物存在,着实让我有点吃惊。但更让我吃惊的则是树下的少女,女孩靠在树上像是在沉睡,她的身边堆着三座坟茔,这种诡异的搭配让我不禁毛骨悚然起来。

“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来了。”少女站起来看着我,原来她并没有睡着。

这时我才看清了她的模样,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她穿着橙色的蕾丝花裙,亭亭玉立,像是一朵迎风开放的向日葵,美丽而热烈。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

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不断喃喃自语着什么。

黄少天自从那次时间动乱后就再也没来找过我,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说话了,我有很多话想跟少女说,然而就在此刻我的头又开始痛了起来,那些奇怪的片段又出现了,我努力甩了甩头,结果画面却越来越清晰。

“你要想起来了吗?你也有想要复活的人吗?即使你找到了他,复活他与他存在的时间的尝试,也将会是徒劳。”少女哀伤的话语此刻像是什么咒语一样加剧了我的头痛,我感觉我的脑袋快要炸裂开来,我转过身拼命地跑,拼命地跑,想要摆脱这份痛苦,然而等待我的却是意识的崩溃。

感觉像做了一场梦那么久。

我终于从梦中醒了过来,我终于想起了被我所忘记的一切。

     我的姓名,我的身份以及我最重要的恋人。